转发

℃:

–共3726个字


–篇幅稍微长些,文笔极限,见谅。


–话都在最后








中国细心的将药轻抹在南京受伤的地方,那原本痊愈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的血淋淋。南京的双眸有些失神,药物刺激的他身子一激灵,不知从何时开始,南京的脑海里又开始闪过八十五年前发生的场景,他不愿再去想那痛苦的回忆,太痛了,那钻心的疼痛让他无法忘怀,那些事情似乎还发生在昨日。南京感觉头还是眩晕,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刻意的去隐瞒自己的不适。




中国将一切尽收眼底,鎏金色的眸子暗了暗。祂心里倒是十有八九猜出几分,祂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些人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中国是心疼南京的,不管在什么时候,南京始终是默默去承受。要不是苏来告诉祂,中国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南京竟伤的这么重。




“哥、我…”




“解释。”




简单的两个字让南京呼吸一滞,中国的威压紧压着他。南京慌忙低头,不敢去直视中国的眼睛,双手只扣着被子的线头,从何说起呢?南京不知道,他只感觉到身上的伤口被人揭开撒了盐,反复践踏他最终的底线,最后只轻飘飘的丢下一句。




不至于




南京心里直委屈,他的眼眶蓄满了泪水,窗外原本明媚的天气转阴,乌云遮住了阳光,一丝光亮都不曾撒到这片土地,树叶让风欺负的沙沙作响,似乎在控诉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不甘。




“哥、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一直都捉摸不透他们的心思。难道、难道那些所谓的利益要比三十万人命还要重要吗…”




“我忘不掉,我好疼。那年冬天好冷,那些侵略者肆意屠//杀我们的人民,肆意侵占我们的土地,在我的身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疤。”




“哥…哥哥啊,你知道吗,我听到那些小女孩凄厉的惨叫和呼救,我看到那些畜生是如何蹂//躏她们最后再把她们残忍杀害的。”




“我们的同志被他们砍下高傲的头颅,排成一列摆在镜头前,那些侵略者把这些当成了游戏,当成了他们消遣的娱乐。他们来到这片土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杀光抢光烧光。人民逃跑,他们就用机枪在后面扫射将人民杀掉。才不管他们的尸体,就那样陈列在大街上,等他们慢慢腐烂,吸引来的乌鸦啃食着他们的肉。最后完整的尸身都不曾剩下。”




南京不由得哽咽,到最后就变成了质问崩溃,南京怎么会忘呢,1937年12月13日的冬天比常年都太冷了,明明没有下雪啊,明明那天太阳高照,明明人们都在欢乐的筹备着即将到来的新年。明明…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眼泪布满了南京的脸庞,一颗一颗滴落在他面前的被子上晕染开一朵泪花,中国和苏搂住了面前的弟弟,他们的心无疑是痛的。




“我记得,一个礼拜前那几个双麻花的姐姐还送给了我一篮鸡蛋和一件棉衣,其中一个带着蓝色发带的姐姐还告诉我她得子的好消息,我用手去感受那个还未出世的新生命。哈…可后来呢?他还没看到这个世界就被那些人夺走了资格。”




“南京,不想了,我们不想了。”




苏一面安抚着南京的情绪,一面观察着他的动作,防止动作过大扯到伤口。中国轻柔的抚摸着南京的头,祂没有说过话。祂依稀记得,当年在残骸里发现南京时,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他原本姣好的脸庞被那些人刻下了难以去除的伤疤,血迹早就干涸凝固在他的身上,左眼也被刺刀划伤,南京看到中国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仅剩的那只眼睛。头虚搭在中国的臂弯,像是被人摆布的布偶。




“哥、你来啦?”




如今的南京同那时的南京在中国的脑海里融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南京方被苏哄睡,他仍旧眉头紧皱,额头密汗,好似在做噩梦。苏看着中国,祂为南京掖好被子,在枕边放下了一个平安符。中国不明白,坚定唯物主义的祂用这样的东西会平谁的安,会让谁平安。




“大哥,我们、”




“自然是不能留着这样的东西来荼毒我们人民的思想。”




中国顿了顿,鎏金色的眸子多了一丝恨意,周身的冷场让苏打了个寒噤。大哥鲜少露出这样的神情,毕竟他们以礼治人,是礼仪之邦。




但苏仍然记得,祂并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只是中国提出和平发展,不愿卷入任何一方的冲突以免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






“大哥,明白。”




苏退出了南京的房间,只余下中国看着南京疲惫苍白的脸。附身轻吻了南京的额头,令人安心的茶香围绕在南京的周围。倒起了作用,南京的眉头微微放松下来。




“亲爱的弟弟,休息一会儿,不会让你像八十五年前那样孤身一人了。”




南京门口的几只小兔子悄悄扒着门缝望里探,中国转身将他们抱在怀里,离开房间轻轻将门掩好,温柔的点了点他们的鼻尖,遂将食指放在了唇边。




“嘘、南京要休息了。”






“夏日祭?你要祭谁?祭你自己吗,你哪来的脸?!”


“笑死我了,不是吧?这年头真的有人会忘记历史去像狗一样摇着尾巴去讨好日本人?”


“你是怎么有脸还站在这片土地的,我要是你,我就拿枪毙了我自己。”


“需要我把当年桩桩件件陈列给你看看吗?你死一万次都无法祭奠南京上空那三十万的冤魂”


“你他妈是不是中国人?”




兔子们反抗的声音此起彼伏,各大平台都在传播着反对夏日祭,反对日本文化入侵的言语,他们的力量太弱小了,一开始只是那一部分人。慢慢的,全国各地的兔子都参与到了这次的反抗活动中,许多小兔子都站出来为维护文化努力着。倒也不免会有那么几个不一样的声音,但是水滴怎么会战胜海洋呢。






“嘿、”




日本笑脸盈盈的站在中国的面前挡住了去路,那挑衅的眼神似乎在讽刺着中国,瞧,多可笑,你家的兔子举办着他的文化,摇着尾巴来祂的面前讨喜。摸摸头就向他打滚汪汪叫。




中国闻言也不恼,相反露出了一丝笑意,意味深长。向前走了几步便和日本双眼对视,中国将手中的折扇搭在日本的肩上,不轻不重的敲打着。




“哈?日本先生,几十年过去了您不会忘记当时您向我递交投降书的时候吧?”




日本目光一凛,祂当然不会忘记。祂怎么敢忘呢?日本嗤笑一声,抬手将中国搭在祂肩上的折扇推到了一边,挑眉看着中国。




“中国先生,你在用这种幼稚的手段激怒我吗?想想吧,就算那次战争你胜利了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让我牵着鼻子走,你最亲爱的人民现在可是很崇拜我呢,崇拜我的文化,崇拜我的地域,崇拜我的成就、”




“崇拜?”




日本话还没说完,中国便故作震惊的打断了祂,日本面色相比愉悦起来,祂刚想再说些什么,只见中国原本震惊的神色变成了嘲讽,好似在看蝼蚁的目光一样看着祂。




“日本先生,您说的崇拜是说您在大唐时期学去的这些,还是在我这里东拼西凑才形成的,所谓的。您的‘文化’?区区小虫也敢与龙斗,抗日战争胜利是真的,我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真的,我实现了让我的人民吃饱穿暖也是真的。”




中国呼出一口气,更是满脸笑容的望着神色逐渐垮下来的日本,继续着自己的话语。




“日本先生,你极力否认你的行为,你逃避扭曲历史,你在教科书上荼毒你的人民,你在新闻上编造的话语,在我眼里看来都好像是滑稽小丑,登台表演的又何止你一个,你以为,当年的事真能一笔勾销让全世界人民忘记?我告诉你、”




“不”




“可”




“能”




中国像是看到瘟疫一般露出嫌恶的表情,离开日本些许距离,看着日本隐忍怒气气急败坏的表情,祂感到解气。




“你以为只有南京大屠杀吗?你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所有罪恶都不会被历史抹杀。你再怎么篡改书本又如何,再怎么否认历史又如何。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三十万,那是数字吗?那是我的人民,那是我每一个惨遭你毒手含恨而死的人民,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你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你让他们家庭离散,你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我们有句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总有一天,你会给自己的行为买单。让你的人民买单。”




“那又如何?现如今你的人民不还是举办着我的夏日祭,在各地举办着,取消了南京的又如何,不还是换了名字继续办?你以为你多高清?”




日本目眦欲裂,祂恨不得上前掐住中国的脖颈,日本的言语在中国面前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中国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恶魔”,可笑,太可笑了。




“很抱歉,我们似乎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日本无路可退,祂原本是想让中国难堪,让中国瓦解,可如今看来,更难堪的貌似是自己。中国恢复了往日的笑脸,可那样的笑容在日本眼里看来那般的刺眼。




“日本先生,我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希望那个时候,你还能这么有勇气向我说话,毕竟、”




“虫子抵不过龙。”




日本看着中国离开的背影,祂将脸埋在了手掌中,发出了近疯的笑。祂当初搞屠杀,就是为了震慑中国,让中国服顺于祂,想不到、想不到啊。早知道就杀得干净一些了、




中国咬牙,一遍又一遍回想着日本的话,到底是有那么几句说中了中国的心里,现在的确有不少的兔子正在遗忘那段历史,正在遗忘他们民族原来所受的欺辱压迫。他们本就出生于和平年代,又如何去想象那几十年的艰苦。他们躲进了温室,认为过去是不重要的,是不值一提的,甚至有人怀疑历史的真实性。




不止是三十万、不止是南京。




中国眸子一凛,真是、心寒极了。忽而一阵声音引起了祂的注意。




“万恶的资本家滚出我们的土地!”


“滚出中国,别来玷污我们的土地!”


“拒绝文化入侵,守护我们的文化,战争从来没有平息,不要被他们打垮,同志们,不要被他们打垮!”




中国轻声一笑,看着一些兔子举着国旗,举着反抗的牌子,口中喊着口号,誓死捍卫着。




日本,你又败了。我们还有这些年轻的种子,小虫怎敢与龙斗。中国看着天空,阳光悄悄冒出了头,阳光撒在了这片大地上。




南京不知何时醒来的,他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嘴角勾起了笑意,伤口仍然痛着,枕边的平安福被他握在了手里,他来到窗边,虔诚的伸出他伤痕累累的双手,让那阳光留在那平安福,他缓缓开口。




“那就请保佑我的小兔子们吧。”




“留下种子好建军。”




————————————




关于南京夏日祭。




做人不能忘本,日本在否认扭曲历史,试图让世界忘掉这渗红的一页,他们用书本荼毒他们的人民,歪曲他们的思想,扭曲他们的观念。他们不愿意承认那段历史,他们在逃避。正如文里所说




“不止三十万,不止南京”




城内三十万,那么城外呢?那么那些被砍成碎块被河水冲走的那些呢?那不只是数字,那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张纯如先生记录的南京一书里面详细记录了日本在南京的暴行,影视剧,书本都开始浮现在我们的眼前,那段历史又怎么能忘记呢?在南京大屠杀幸存下来的那些人,他们在等着日本的道歉,他们一次又一次揭开自己的伤疤去描述那一年历史。他们痛吗?痛。那为什么还要说,因为不能让同胞白死。万人坑,杀人比赛,活埋,枪靶,慰/安/妇,还有臭名昭著的731部队,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多少恶行。那年的天是红的,那年的水是红的,南京城一片死寂。那一年的新年异常冷,多少人流离失所。




文里的一句。“早知道杀的干净一些了。”不需要多做解释很多人都会知道什么意思,那些幸存者逐渐变老,逐渐死亡。那年给他们留下的阴影那么深刻。




不止南京,在任何地方都不该有这些东西,每一处土地都是我们的战士人民用血肉筑成的。第三次大战就是文化之战,战争从来没有消失,这一次它换了另一种方式。需要我们所有人团结一心,拒绝文化渗透,拒绝文化抄袭照搬。我们要保护好我们的祖国,保护好我们的文化,让那些卖国贼都见鬼去吧。留下种子好建军。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南京!南京!

加害者自己死不承认曾经犯下的罪行,二鬼子现在居然要我们受害者跟着说什么不要宣传仇恨,笑死我们说一些事实就说是活在仇恨里,就是挑拨。

说二三次分开的某粉口口声声的说喜欢的是动漫里的人物而不是现实的,但是在同人文和图中却充满了历史上的梗

二三分开:指不该把对角色的喜爱投射到现实里。而不是反过来不该用对二次元的喜爱淡化甚至洗刷现实里的仇恨。


清宁阁阁主玉无言: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开始了40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30余万同胞惨遭杀戮。每一位遇难者都是国家之伤、民族之痛。“昭昭前事,惕惕后人。”今天国家公祭日,以国之名祭奠同胞!勿忘历史,捍卫和平,吾辈自强! ​​​

文化侵占 (转发)

纺佛:

漫游者:



转自b站








近年韩国官方背后推动有组织的抄袭中国文化越来越严重!建筑!服饰!饮食!习俗等等!培养大量画手画中国风漫画在外网把中国称作“东洋风”只字不提中国受影响是中国文化!企图模糊文化的源头!让它们方便挪用!不要小看!这是很严重侵占文化的问题!这些将能带来巨大文化收益!希望国人和官方重视起来!








想了解更多的小伙伴可以wb关注文化输出现象超话,里面有大量韩国抄袭中国的帖子,也可以帮忙分享转发这条评论,让更多国人和官方看到重视起来!谢谢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发挥自己的一份力量,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大家,大家也希望这件事能够被重视起来,这怎么看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个文化侵占行动。


九一八

永远不忘九一八,勿忘国耻。

转!让所有中国人都知道

星:

今天,9月3日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




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76周年纪念日




是所有中国人




要铭记的日子





1931年,日寇入侵




一群英雄儿女




在同胞蒙难,民族危亡之时




挺身而出,浴血奋战




用生命抵御来犯之敌




苦难的中国人民




在日寇惨绝人寰的摧残中饱受煎熬




在罄竹难书的兽行中倍受磨难




南京大屠杀惨案




中国被俘军人和平民




被害总数达300000人




湖南南县厂窖惨案




日军对合围在厂窖地区的30000余人




进行血腥屠杀




吉林舒兰老黑沟惨案




日军9天时间杀害无辜百姓1017人




河北藁城梅花惨案




日军在梅花镇4天3夜大屠杀




残杀本镇居民1547人




……




侵华日军在中国各地制造的




死伤800人以上的重大惨案




至少有173个




一组数字,带你了解那段历史













这些不争的事实




需要每一位中国人铭记




今天




我们缅怀先辈




致敬那场永不妥协的抗争




牢记历史不为延续仇恨




只为警醒:




吾辈自强!




来源:央视网



云水长依:

战争将要结束,一切都会有办法弄妥,都会安排好。我们将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把人们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


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办法来做?我们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


一场就其规模而言无与伦比的悲剧——一个最不屈的人民遭到毁灭的悲剧——将会一幕接一幕地上演,他们的自我意识将无可挽回地走向消亡。比方说,我们将从文学和艺术中逐渐抹去他们的社会存在,我们将训练那些艺术家,打消他们想表现或者研究那些发生在人民群众深层的过程的兴趣。文学,戏剧,电影——一切都将表现和歌颂人类最卑劣的情感。我们将使用一切办法去支持和抬举一批所谓的艺术家,让他们往人类的意识中灌输性崇拜、暴力崇拜、暴虐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总之是对一切不道德行为的崇拜。在国家管理中,我们要制造混乱和无所适从……


我们将不知不觉地,但积极地和经常不断地促进官员们的恣意妄为,让他们贪贿无度,丧失原则。官僚主义和拖沓推诿将被视为善举,而诚信和正派将被人耻笑,变成人人所不齿和不合时宜的东西。无赖和无耻、欺骗和谎言、酗酒和吸毒、人防人赛过惧怕野兽、羞耻之心的缺失、叛卖、民族主义和民族仇恨,首先是对俄罗斯人民的仇恨——我们将以高超的手法,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一切都神圣化,让它绽放出绚丽之花……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毁谤他们的办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压在青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


——美国CIA局长1945年




OMG


恶毒地超乎想象


用平庸解构了崇高